• 當前位置:19樓書包網 >> 寒門崛起 >> 第九百八十五章 大豬蹄子
    寒門崛起 第九百八十五章 大豬蹄子
        朱平安作詩祝壽后,張四維、王世貞等人也都依次上前作詩祝師母壽,他們的詩作雖然不如朱平安的祝壽詩反響大,但也都贏得了滿堂彩。

        詩詞祝壽后,徐階攜夫人向眾門生舉杯致謝,然后徐夫人便回后院招待女賓了。今日是徐夫人壽辰,女眷親友是大頭,徐夫人這個女主子自然要去招待。

        徐階在壽宴上挨桌對眾門生噓寒問暖,關心眾門生近況,不時勉勵幾句。

        壽宴上觥籌交錯,其樂融融。

        張四維和王世貞知道朱平安酒量不好,很是照顧朱平安,幫朱平安擋了好多酒。

        不過即便如此,朱平安也還是很快就不勝酒力,感覺腦袋有些昏昏的了。

        朱平安有自知之明,在感覺自己不勝酒力、腦袋昏昏后,再遇到其他人來敬酒時,朱平安便起身向來人表示歉意,實言告之自己已不勝酒力,以茶代酒表示感謝。

        “沒想到你也是以茶代酒。”來人搖了搖頭。

        “也?”

        朱平安腦袋昏昏的,但耳朵還是抓住了也這個字,然后眼睛不由一亮,難道說今天宴席上還有人和自己的酒量一樣差,真是吾道不孤也。

        “對啊,剛剛仲芳就是這樣。”來人點了點頭。

        仲芳?

        說的是楊繼盛師兄,朱平安聞言一楞,疑惑的看向來人,不會吧,你搞錯了吧,楊繼盛師兄的酒量是出了名的好啊,千杯不醉算不上,但三斤白酒是沒問題的。

        “仲芳不僅以茶代酒,還只吃素,還挑的很,帶蔥姜的素菜也都不吃,你說怪不怪,他可是一個無肉不歡的人......”

        來人一直碎碎念個不停,一直到離開嘴就沒停止過對楊繼盛的吐槽。

        師兄這是在齋戒吧。

        朱平安晃了晃腦袋,好吧,對師兄來說,今天可能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比如說是師兄家族祭祀的日子等等,師兄今日才會這般齋戒吧。

        “楊師兄還真是不喝酒、不吃葷,我們問了下,師兄說他后天有大事要做,要齋戒三天。”張四維和王世貞兩人敬酒一圈回來,對朱平安說了一嘴。

        國家大事在祀與戎。

        嗯,師兄說的大事,大約就是祭祀吧,腦袋昏昏沉沉的朱平安如是想道。

        壽宴趕在宵禁前結束的,朱平安半醉半醒、腦袋昏昏沉沉的隨張四維、王世貞一同離開。三人到了臨淮侯府門口時,發現劉大刀牽著一輛馬車等在門口等著了。

        “呵呵,大刀,我們還想著如何將子厚送回去呢,沒想到你這邊馬車都準備好了。”張四維微笑著說道。

        “呵呵,不是我,這是徐大少讓人備下的。”劉大刀撓了撓頭笑著回道。

        “呦,徐老大有心了,改天我再向他道謝。”朱平安晃了晃腦袋。

        “大刀你沒喝多吧?”王世貞問道。

        “哪能啊,我今天只吃肉,一滴酒都沒喝酒。少夫人叮囑過,陪公子出門的時候,不能喝酒。”劉大刀用力的搖了搖腦袋,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把子厚交給你,我們就放心了。”王世貞和張四維笑著點了點頭。

        “今天多虧你們幫我擋酒了,不然我今天鐵定趴下了,改天我再謝你們。”朱平安腳步輕飄的走上馬車,拱著手向張四維、王世貞道謝。

        “你跟我們客氣個什么勁,快回去歇著吧。大刀,子厚我們就交給你了,路上慢點哈。”張四維和王世貞兩人笑著將朱平安推進馬車,然后對劉大刀說道。

        “你們就放心吧。那我們就先走了。駕......”劉大刀向兩人抱了抱拳,然后駕著馬車向臨淮侯府而去。

        噠噠噠......

        夜幕中,馬蹄聲在青石板路上回響,仿佛奏響了一首催眠曲;馬車左搖右晃,宛若兒時的搖籃,坐在馬車里的朱平安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一直到了臨淮侯府,朱平安都沒有醒。

        李姝得了消息后,緊著帶著畫兒她們出來了,一瞧見朱平安靠著車廂熟睡的樣子,不由的緊張不已,連著吩咐畫兒她們去準備,“畫兒你去浴室看著把熱水備好,琴兒你去后廚讓她們快些熬一碗解酒湯來,珠兒你去讓劉媽媽抬軟轎過來.....”

        “啊,到了啊?”

        朱平安被外面的聲音吵醒,睜開眼睛就看到了緊張不已的李姝,不由晃了晃腦袋,擠出笑容,安慰起李姝來,“沒事,我只是瞇了一會,今天喝的不多,子維和文生幫我擋酒了。”

        說著,朱平安為了證明自己沒喝多,就扶著車轅,起身往馬車下走。

        不過,朱平安高估了自己,微醺的他腳步飄浮,才走下馬車便是一個趔趄。

        “還逞能......”

        李姝氣的嬌嗔,緊著上前扶住了朱平安。

        “呵呵。”

        朱平安老臉一紅。

        咯咯......

        畫兒、琴兒她們見狀,捂著小嘴咯咯偷笑。

        朱平安手搭在李姝肩上,這樣的回了敬享園,一路上嗅著李姝身上傳來的幽蘭體香,不由的一陣心猿意馬,小手也就不老實了起來,古人云喝酒亂性,誠不欺也。

        “再亂摸,砍斷你的大豬蹄子......”李姝媚眼含春,挖了朱平安一眼,又羞又惱的嗔道。

        “咳咳,喝多了,手都不聽使喚了。”朱平安打了個哈哈,依依不舍的收回了亂摸爪子。

        信你才怪。

        李姝小臉紅撲撲的,翻了一個大大白眼,香腮兩縷發絲隨風輕柔拂面,更添幾分誘人風情。

        “像一頭豬一樣,又臭又沉,還不老實......害我都是一身酒味,不行,待會我還得再洗一個澡。琴兒,快來給我揉揉肩膀,酸死了......”

        到了敬享園,李姝將朱平安扶進浴室后,撅著櫻桃小嘴抱怨,呼喚琴兒給她揉揉肩膀。不過李姝嘴上抱怨,可是聽著卻沒有一點抱怨的味道,更像是撒嬌一樣。

        “小姐,反正都要洗澡,不如跟姑爺一起洗好了。”琴兒一邊給李姝揉肩,一邊小聲提議道。

        “是啊小姐。”其她小丫頭也跟著起哄。

        “一起.......呸,誰要跟他一起洗。再渾說,小心你們的皮。”

        李姝聞言頓了一秒,似乎在思考,不過很快就俏臉蛋通紅的扭頭沖琴兒她們露出了小虎牙。

        琴兒她們咯咯笑著求饒,室內一陣歡聲笑語。


    手機用戶請訪問【m.aishula.com】,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進入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吉林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