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19樓書包網 >> 美女贏家 >> 第一二九六章 冷靜點
    美女贏家 第一二九六章 冷靜點
        出租司機很快就看出來乘客是觀光客,而且應該是個大生意,于是就熱情地當起導游來,跟乘客介紹費城除了商場還有很多去處,比如他曾經從機場拉幾個日本年輕人,還提著行李就急著去看戰列艦,今天也正是周末……

        楊景行還真像是第一次進大城市,連無聊街景他也是用旅游的神情去欣賞,看見路邊一個教堂的樣子有點奇怪也要問一問。

        城市似乎并不大,還沒過幾個街區路邊的生意就越來越冷清,建筑更顯頹勢,司機都沒啥好指點的了只能往遠處扯,好在交通狀況還不錯車速不慢。感覺道路是方方正正的,除了直行就是直角彎。

        出租車開過大片的居民區,房子獨門獨棟但樣式大同小異,建筑規模和材料看上去簡易甚至廉價,陶萌家應該不會住這種地方。

        跟國內的情況有點像,遠離市中心越來越偏僻后,地面上開始出現家居賣場集貿市場之類。更類似的是一大片賣車連在一起,看樣子日本車在美國也很有市場。

        出租司機口若懸河地跟客人吹老鷹隊,而楊景行只知道七六人,兩個人興致勃勃對牛彈琴各說各的。

        也就十幾分鐘車程,就快到乘客要求的第一站了。地段肯定很偏了,路面上不太遠就看得見巨大的像是儲油罐和化工業之類的設施,不過也有大片大片可以開發的綠地空地,浦海的外環之內估計已經找不到這種寶貝。

        司機再度熱心:“先生,如果你能告訴我幾個關鍵詞,我想我能為你節約時間……”

        楊景行嘗試下:“聽說過華誠嗎?”

        “當然!”司機簡直恨鐵不成鋼:“哇秤!我當然知道,h-u-a-c……”

        楊景行連連點頭:“耶耶耶死……”

        司機嘆息懊惱鄙視:“你早該告訴我,先生,你應該相信我……”絮叨著就加大了油門。

        哈哈哈哈哈,笑死個人了,原來陶慶輝在美國就這么點出息,難怪在國內都沒啥消息放出來,因為沒臉呀!

        在幾乎能形容為冷清的地段上,一棟數起來只有四層的建筑,普普通通的長方形啥造型設計都沒有,占地面積撐死能有兩千個平方。建筑正面的玻璃幕墻上方簡單地掛著紅色的huacheng名字,字體小得一點氣勢都沒有。前面的停車場倒是顯得闊綽比建筑的面積還大,但是車位空了有一半以上,顯然是人丁不興旺,也的確沒見到幾個人。

        司機已經按照乘客的要求圍著建筑轉了一圈了,聽乘客說還要再轉一圈,他就很了解觀光客地把停在了入口邊的草坪前,簡直殷勤:“先生我可以幫你拍照。”

        楊景行才不要呢,草坪里的華誠形象墻更寒酸,估計只有一米高兩米寬,純粹就是一堵矮墻隨意點綴了幾個直線凹凸。

        別說下車拍照,楊景行連車窗都沒放下來,還提醒司機別太慢了,轉完了第二圈后就直接去下一站。

        司機真黑心,穿過城市又穿過曠野后才把楊景行送到他建議的購物中心,感覺就像是來到了費城周邊的一個小城市。車費達到了驚人的六十多美元,楊景行現鈔一百不用找,司機樂得說出些上流話來。

        楊景行也沒受騙,的確是很大的購物中心,商品種類品牌很豐富,血拼效率很高,他只轉了兩個小時就花掉兩萬多美元,也是大包小包提著好幾個了,不過比起遇到的一撥同胞就小巫見大巫,人家用大號行李箱裝東西的。

        “我把她背都決腫起。”一個聲音不低的女聲說著楊景行耳熟的方言像是罵人:“曲黑曲黑的寶批龍!”

        另一個女人接話:“真的是鬼火冒,老子喊她扭都不曉得扭一哈……”

        還有第三個,聲音年輕溫柔一些:“哎喲算老,好大的事劃得著咩?以為還是國內的妹兒哦?”

        楊景行連忙跳到走廊中間去朝樓上望,看到了三位中青年女同胞的上半身,穿著打扮都時尚高級,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略有怒氣。

        不過等楊景行轉上樓跟蹤上后,三個女人的心情又變美了,她們的嘰呱跟喻昕婷和付飛蓉聊天時的口音幾乎一模一樣,甚至語氣和姿態也是那種感覺,連說英語單詞也是方言發音。

        跟了一會后,楊景行還是鼓起勇氣上前,盡量不嚇著同胞:“不好意思……”

        三個女人還是稍微驚了一下,不過看清楚搭訕的人后就把神色都變得溫和了些愿意交談的樣子。

        楊景行盡量禮貌:“請問你們是哪里人?”

        繼續觀察了一下,一個中年婦女好笑了,說普通話:“中國人!哪里人?”

        另外兩個也笑,看起來快五十的毫不掩飾的偏頭看楊景行手里提著的是些什么東西:“帥哥是哪里人?”

        楊景行陪著笑:“我曲杭的。”

        二十幾歲的時尚漂亮女孩笑得甜:“我們重慶的。”

        “哦, 哦。”楊景行如我所料的樣子:“你們好。我有個重慶朋友,所以剛才聽你們說話覺得像,不好意思。”

        “都是中國人!”四十歲的看出來了:“你也旅游?”

        楊景行點頭:“對……”

        五十歲的還沒看清楚:“買的些什么?”

        “隨便買點。”楊景行這人奇怪:“不打擾你們了,再見。”

        簡直莫名其妙嘛,就年輕女人點下頭,再見都是象征性動動嘴唇。

        楊景行打車回到酒店已經天黑七點多,他先悄悄回房間把東西都收好了,再提著那個只賣五百美元的包去找尤老師,還做出堅決不要同事算賬的大方樣子,說就當請吃飯了。

        也不知道具體價錢呀,尤老師也只能感謝,而且實際行動感謝,更積極熱烈地溝通工作,他現在很樂觀,堅信一系列的好消息能淹沒掉那篇不友好的《another made in china》,讓考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才一個白天過去,已經出現有三四個分量的人譴責考金的狹隘偏見了,尤其是考金的那個老對頭爵士名家,真是盡情發揮了一把。

        楊景行這人古怪,并不想知道考金是怎么被批判的,也沒興趣再看那些沒有理論聯系的所謂正面樂評,還告訴尤老師“有不同的聲音是好事”,應該多留意這方面,說的更明白一點,“敵意就是對手的真實想法應該重視”,善意的聽聽就好。

        尤老師還真沒什么情報,的確是還沒什么人顯示出敵意。包括王亞明那邊,幾個人今天做了五個專訪,同樣是《紐約時報》,據說記者可是相當恭敬。另外的報紙網站和雜志也都一樣,華語報紙還為演奏家們準備了禮物和鮮花甚至要組織活動呢。

        看樣子文付江他們兩三天內回不去浦海,接下來幾天的日程已經排得水泄不通了,采訪和活動還好說,還有三個電視節目要錄制。民樂演奏家們在國內時雖然多多少少有上電視錄節目的經驗,但是這邊的情況肯定很不一樣,尤其是語言。雖然有兩臺節目是紐愛接下來的可以跟紐愛的演奏家們一起上,但是更得講究為國爭光呀。

        還有,楊主任可別以為國內都在睡大覺,民族樂團的各種聯系電話都快被打爆了。尤老師也是開了眼界,聽民族樂團那邊說記者們為了搶新聞搶時機連隔了三四層的關系都打通了,還有記者使出了死皮賴臉的招數。當然了,找到民族樂團的人也不都是為了做新聞,曼哈頓音樂學院就想搞學術交流,還有好幾個不知道什么來頭的經紀人……尤老師覺得樂團的人心疼文付江一天到晚只啃了兩個三明治應該是真情實感。

        楊景行果然成幕后了,他一天到晚就收到幾條不怎么想干的短信,沒人求采訪要請客呀,不過他還是表示明白了尤老師的提醒,晚些時候再給文團長打個感謝慰問電話吧,現在先休息下再去吃飯吧,自己也逛累了。

        尤老師還沒叨叨完呢:“文團長又說了一下,能不能跟紐愛商量一下下次演出錄個像錄個音整理成資料。”

        楊景行笑:“這是紐愛的事,他們不需要經過我同意,出版給錢就行。文團長那邊我們能幫忙的肯定幫,幫不上的也別過問。”

        尤老師點頭。

        楊景行又說:“為學校做事,那些只有短期效應的東西上面就少花點精力,明天能把交換演出的事談好比什么都強。”

        有老師點頭:“我明白。”

        楊景行笑:“冷靜點。”

        尤老師點頭。

        楊景行回到自己房里后給手機充上電再撥號,一點也不冷靜,簡直惡心:“老婆起床沒?”

        那頭沒聲音。

        楊景行輕聲呼喚:“媛媛……媛媛。”

        傳來短暫輕巧的吸鼻子聲。

        楊景行聽出來了:“干嘛?說話呀。”

        延遲嚴重,而且何沛媛心情很不好:“不想說話……”

        楊景行立刻知道事態嚴重,語氣格外小心:“怎么了?”

        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原來何沛媛昨天晚上做夢了!知道女朋友是做了不好的夢之后楊景行就開始各種假設猜測試探,艱苦跋涉。

        不勝其煩之后,何沛媛終于艱難吐露:“你和陶萌……”

        “怎么了?”楊景行的語氣還敢帶笑。

        何沛媛繼續不情不愿:“你們去學校……”

        “以前啊?”楊景行嘿:“媛媛不高興了?”

        “不是以前!”何沛媛低聲強烈聲明:“就是現在,以后……反正不是以前。”

        楊景行奇怪了:“那是怎么回事?”

        在無賴的軟磨硬泡之下,何沛媛還是斷斷續續地把她奇怪模糊混亂而且忘記了大半的夢境分享了一下,之所以不是以前,是因為在學校里演出的是至少第二交響曲更可能是第三交響曲,但是三零六卻又還在校學習并且參演,大家都高高興興的,然后楊景行就帶著陶萌出現了,而且陶萌也參演,雖然不知道是擔任什么角色但是感覺一定是主角,大家依然高高興興的,齊清諾還跟陶萌說說笑笑呢。

        楊景行奇怪:“她們說話,那我女朋友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何沛媛傷感傾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糊涂了。夢里面我不確定自己跟你是什么關系,好像有關系又沒關系,迷迷糊糊的。”

        楊景行壯起膽子:“應該是沒關系,不然我哪來的膽子?”

        “可是我好傷心!”何沛媛脆弱了:“夢里面,越來越傷心,好難過!你知不知道我醒的時候都……喘不過氣,感覺胸口好重好重,頭一次有這種感覺。”

        楊景行溫柔勸慰:“夢是假的,相反的……”

        “夢里又不知道是夢,你們所有人……”何沛媛暫停了越來越酸楚的語氣,然后像是哼了一下又嘗試強硬起來:“如果是真的還好了,我早點解脫,證明你根本不值得我在乎,我高興還來不及!”

        楊景行哼:“我才不會讓你高興呢。”

        短暫安靜,何沛媛再開口又低落了:“其實最讓我難受的不是傷心……”

        楊景行問:“那是什么?”

        醞釀了一下,何沛媛語氣變化:“夢里突然覺得她們好可怕,不知道為什么陶萌和齊清諾都變得特別可怕,但是你一點都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根本就沒人在乎我,就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樣,更不是你女朋友!”

        “你當然是我女朋友……”楊景行賤無敵:“她們都有什么可怕的?都被我傷害過,我是你手下敗將,你說誰厲害?”

        “我又不能傷害你。”何沛媛酸楚中透著溫柔,不想平時那種發難質問:“也不能讓你念念不忘。”

        “媛媛讓我魂牽夢繞。”楊景行十分肉麻:“你猜我這兩天想誰最多?”

        何沛媛打擊還是悲觀:“誰知道……那你想誰第二多?”

        楊景行咦嘿嘿:“……想到了,但不是想念,性質不同。對了我還想到喻昕婷了,你夢到沒?”

        何沛媛居然沒炸毛:“沒有,好像沒看見她。”

        楊景行問:“安馨呢?我也想到了。”

        何沛媛又不蠢:“你少來,安馨才是真的性質不一樣!”

        楊景行還是關心為妙:“你幾點做夢?行了怎么不給我打電話?早點罵我幾句心里早舒服呀。”

        何沛媛有委屈了:“兩三點,醒了好久,好怕繼續做那個夢。”

        楊景行遺憾:“給我打電話呀……”

        “三點!”何沛媛抱怨:“你在柯蒂斯。”

        “不管在哪,誰的電話都可以不接,媛媛的必須接。”楊景行何其無恥:“唉,如果當時我在媛媛身邊,媛媛醒了會不會特別可憐特別溫柔地依偎著我?”

        “你想得美!”何沛媛恢復了點氣勢:“我打不死你,都是你害的!”

        “哎!”楊景行驚訝后怕:“我當時是覺得有點心神不寧的,是不是因為媛媛在罵我?”

        何沛媛還真信呢:“怎么心神不寧了?”

        楊景行回憶:“下午剛到學校那邊沒一會……”

        挺順利過渡到了行程匯報之上,楊景行連學校對面和旁邊是什么都說仔細了。何沛媛善于抓重點,首先就是對柯蒂斯下午迎接客人的看法,哼,這種學校肯定走下坡路,茱莉亞都知道出動那么多精英去捧場音樂會。

        楊景行還幫柯蒂斯說話,官方而言已經夠意思了,何況明天才是正式活動。再說茱莉亞那邊捧場的都是個人行為,學校方面并沒有什么表示。

        四點就結束了見面?何沛媛似乎還不知道時差:“現在幾點了?”

        楊景行想以牙還牙,支支吾吾不肯說自己這幾個小時去哪了,可何沛媛一聲吼之后他就乖乖坦白自己去逛街買東西了:“……先別生氣,千萬別生氣,聽我說,沒給你買。”

        何沛媛輕飄飄哼一聲:“……算你識相。那你給誰買了?”

        楊景行一通坦白,有父母的,一一的,三零六集體的,分別是什么東西。何沛媛一通表揚,不錯嘛。

        知道楊景行還沒吃完飯后,才十幾分鐘的的通話就結束了,何沛媛要再睡一覺,警告無賴,再敢去自己夢里打擾,不客氣!


    手機用戶請訪問【m.aishula.com】,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進入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吉林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