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19樓書包網 >> 偷香高手 >> 第1899章 近鄉情更怯
    偷香高手 第1899章 近鄉情更怯
        “沈小姐在等誰?”這個時候身后忽然傳來一個溫暖的聲音。

        沈璧君嬌軀一顫,不可思議地回頭望向門口,待看清宋青書的樣子,她整個人差點暈了過去。當然這并不是她愛上對方或者感情有多深,只不過她一個小姑娘原本開開心心去當太子妃,結果被歹人所劫帶到異國他鄉,接著沈家被滅門,她日日期待著的南宋皇室不僅沒有救她,反而為了遮丑派人來殺她,她早已萬念俱灰,這個時候宋青書的出現給了她一線希望,也是她唯一的希望。

        這也是為何她能安安心心在冷宮中等待的原因,只不過過了幾個月,對方卻一點消息都沒有,被全世界遺棄的她難免會患得患失,甚至時不時想著對方是不是完全已經忘了自己的存在了,所以漸漸茶飯不思,人也消瘦下來。

        整日里望著院子里這一方天地發呆,越看越是顧影自憐,那種哀愁積累到極點的時候,忽然聽到一直等待的聲音,又如何能不激動。

        “大膽,你是何人,竟敢私闖內宮。”一旁的小宮女見來人明顯不是太監裝扮,更不是太醫侍衛——其實就算是太監侍衛也不允許出現在這里,不由得擋在沈璧君身前,對那個青年大聲呵斥。

        “你下去吧。”沈璧君終于開口了,臉上也多了一絲微笑。

        “娘娘~”小宮女急了,有些話她不好意思說出口,心想您就算被皇上冷落,可憑著這國色天香的容貌,也不是不可能復起,但是破罐子破摔,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到時候不僅復出無望,還會引來殺身之禍。

        “下去吧,不許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沈璧君再次說道,不過她此時眼神全放在了不遠處那個男子的身上。

        平日里她眼神里盡是憂愁,小宮女就很驚嘆這位主子驚人的美貌了,如今眼神恢復神采,整個房間仿佛瞬間變得光亮起來。

        雖然女人忌妒心理是普遍現象,但美到這種程度,差距大得已讓宮女升不起忌妒的念頭了,不過美歸美,但她擔心此事牽連到自己,一雙眼睛頓時轉了轉,尋思著自己要不要等會兒找機會去通風報信一下?

        宋青書何等人物,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拿出一快金牌在她面前晃了晃:“皇上派我來的,此事要保密,不然小心你的腦袋。”

        皇宮各種秘辛實在太多了,很多都匪夷所思,盡管宮女很不理解皇帝為何會派一個年輕男子來找美貌無比的娘娘,但她懂得什么該問,什么不該問,默默地退了下去,決定此事一定要守口如瓶,免得不小心被卷進什么風波。

        待她離開后,宋青書皺眉問道:“以前那個宮女怎么沒在了?”

        沈璧君柔聲答道:“以前那個家中出了變故,我可憐她便求皇后放她出宮了。”

        宋青書忍不住說道:“想必是勾起了你的傷心事,讓你同病相憐了吧。”

        沈璧君凄然一笑:“可不是么,她家中雖然出事,可是還有家,我的家又在哪里。”

        看著她泫然欲涕的模樣,宋青書暗暗嘆了一口氣,她本事千金大小姐,有著完美的家世和未來,結果命運和她開了個玩笑,讓她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東西,這么久還沒崩潰已經是個奇跡了。

        “沈小姐,想不想回家去看一下?”宋青書問道。

        “回家?”沈璧君先是一怔,繼而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采,“真的可以么?”

        宋青書微微一笑:“當然可以,這次我還要去江南一趟,正好可以帶你同行,讓你回沈家祖宅一趟,順便祭拜一下你的父母。”

        想到自己從小長大的沈園,想到臨終一面都沒見到的父母,沈璧君一時間有些熱淚盈眶:“江南……我做夢都想回去,可是我現在是遼國的皇妃,真的可以出宮么?”

        感覺到她身子有些微晃,仿佛風一吹就要倒,宋青書擔心她身體太虛又激動過度,急忙過去扶她坐下:“我既然能出現在這里,自然就能帶你出去。”

        “我……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沈璧君臉色微紅,不知道是因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要實現激動的,還是被男子挨著身體害羞的。

        宋青書搖了搖頭:“沈小姐言重了,當初我答應過你的父母,如今不過是忠人之事。”

        沈璧君聽他說得云淡風輕,心中卻明白要實現這樣一個承諾何等困難:“可是我們沈家與你素來并無交集,你卻能仗義相助,我……我……”

        宋青書笑了起來:“沈小姐不必太過介懷,我雖不是什么好人,卻也清楚有些事情不能袖手旁觀,不然一輩子難逃良心的譴責。”

        “宋大哥,如果你都不是好人,那全天下就再也沒有好人了,”沈璧君想到南宋那群人前后面目反差,一時間感慨萬千,“對了宋大哥,以前不是和你說過么,你一口一個沈小姐喊著太生分了,以后就叫我璧君吧。”

        說完后本來因為虛弱有些蒼白的臉頰升起一朵紅云,要知道不比江湖兒女,她本是個大家閨秀,豪門大宅里最注重規矩,小姐的閨名除非是父母或者未來的丈夫,不然是不能隨便讓人叫的,像她這樣主動再三告訴另外一個男子,若是流傳到江南那邊閨閣圈子中,會被不少人笑話的。

        宋青書也不是那種食古不化之人,見她這般說便順勢答應下來,拉近兩人距離讓她安心:“也好,以后就喊你璧君吧。”

        看到桌上的食物,宋青書笑著說道:“璧君,你得多吃點養好身體才行,不然路上可禁不起舟車勞頓。”

        沈璧君臉色微羞:“好,我這就吃。”原本她是沒什么胃口的,可不知道為何,見到宋青書特別是聽到他要帶自己回江南的,整個人頓時覺得世界都多了幾分光彩,整個人也變得有些饑腸轆轆起來。

        宋青書忽然想起這些是太監送來的食物,眉頭一皺:“我讓人另外準備一些飯菜送過來。”

        沈璧君微微笑道:“不用了,這些畢竟是那些小太監一番心意,不要辜負了。”

        宋青書接著說道:“我記得走之前安排好了你的待遇,是什么時候開始你的供奉被減少的?”

        沈璧君搖了搖頭:“宋大哥不必為了我去追究這些,宮里這些都是可憐人,反正我也馬上要離開了,何必再找她們麻煩。”

        宋青書笑了笑:“璧君倒是心地善良。”很贊同宮中都是可憐人那句,遂決定不再追究。


    手機用戶請訪問【m.aishula.com】,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進入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吉林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