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19樓書包網 >> 自古紅樓出才子 >> 第969章 開啟了正常致仕程序的君臣
    自古紅樓出才子 第969章 開啟了正常致仕程序的君臣
        第969章

        同時也在心里邊為這個能言善辯的老司機暗暗伸了個大拇指點贊。有了他這樣一番精彩絕倫的表演,那么,想必天子心中的怒意必然會有所緩和。

        不僅僅替他自己又重新掙來了一些好感的同時,也讓陛下不會因此他之緣故而把心中的怨怒再繼續撒向繼續留在朝堂之中的舊黨集團。

        只是,此刻有不少的舊黨大佬們紛紛露出了震驚的表情面面相窺,這是什么鬼?為什么意氣風發的朱大佬居然會在這個時候主動要求致仕。

        “朱大人,您這是做什么,您乃是朝庭柱石之臣,如今新立大功,怎可如此棄官而去……”

        “就是就是,還請陛下三思,想必是朱大人這些日子身心疲憊,一時糊涂,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一干舊黨大佬們紛紛上竄下跳,力圖要為那朱光庭說話。這個時候,新黨那邊的官員自然也就不甘寂寞的跳了出來連聲贊好。

        贊揚朱光庭這位舊黨大佬的致仕舉動是表率,很應該提倡,既然你又老又糊涂,就該早早退下,把位置讓給那些年富力強,吃苦能力的忠心臣子。

        這邊的舊黨心里邊如此吡了汪一般,哎喲,我們的大佬致仕與否,關你們新黨半個銅板的關系嗎?有本事別在這叨逼。

        新黨自然不甘示弱,老子也是愛朝庭愛大宋的忠臣,他既然是大宋官員,我們說明怎么了,就叨逼你能怎么的?

        雙方各抒已見,火藥味越發的濃郁,這個時候,劉摯這位大宋首相終于按捺不住,厲聲喝道。“諸位臣工,你們也不好好的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

        “你們如此吵吵嚷嚷成何體統,這里不是市井巷里,這里是天子御前。還不肅靜!”

        隨著這位權高位重的老司機的怒吼之后,還有那位御案后邊一直沉著臉不說話的天子,那些逐漸恢復了理智的臣工們不得不拜倒階下,向天子趙煦請罪,這才各回列班站定。

        “陛下,朱大人所奏陜西路諸事,老臣也深感認同,陜西路諸多文武之功勛,朝庭當認真查驗述功,不使諸位將士官員寒心……”

        “至于朱光庭朱大人請求陛下恩準其告老致仕一事嘛,臣以為當從長計議。不知陛下以為如何?”劉摯侃侃而言。

        他既作為舊黨魁首,對于陜西路諸文武的功勛表達了舊黨的認同和贊許,同時,又對于朱光庭之事,既不表示贊同,也不表示反對,只是認為應該謹慎。

        不愧是久為大宋首輔的老司機,這一手連消帶打玩得實在漂亮,不論是舊黨無話可說,就算是新黨也只能翻著白眼滿臉無奈。

        趙煦陰沉著臉,手指頭輕輕地敲打在御案上,不發一言,倒是已經把話說出口了的朱光庭心思靈巧,明白趙煦的用意。

        當即再次開口道。“陛下,老臣去意已決,還請陛下不用挽留,就算是陛下不下詔,臣也會繼續上奏,陛下,直到陛下恩準老臣告老……”

        這家伙,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知情識趣了,趙煦砸了砸嘴,自然很清楚朱光庭這些話不僅僅是說給自己聽的,還是說給滿朝文武聽的。

        意思就是老朱我已經下定決心,不會再繼續留在朝中了,就算是天子現在不恩準,我也不會再繼續干下去。

        “朱卿……罷了,你剛剛從陜西路返回汴梁,一路舟車勞頓,實在辛苦,你且先回府去好好的休養幾日,若是有陳情,可直奏朕的御前……朕,不會妄負有功的臣子。”

        手段已經是越來越老練的趙煦這話看似安撫朱光庭這位老司機,但其實真實意思,亦明確的傳達給了朱光庭。

        你就先在府中好好的休息,繼續上致仕折子,等把這場戲演完,朕會讓你風風光光的致仕,你就算是想要動歪腦筋,呵呵,你丫都會停職在家了,動動試試?

        #####

        一場熱熱鬧鬧的朝會結束之后,趙煦總算是能夠長出了一口大氣,還好,朱光庭那老貨沒鬧出什么妖蛾子。

        重要的是,那老小子的刻意示好,還有之后劉摯的那番話,雖然不能夠讓趙煦對于舊黨的態度有所改觀,但至少趙煦也明白,自己肯定不會把怒火遷怒到整個舊黨集團上去。

        如今的大宋朝局,是暫時不能夠掀起大的動蕩的,至少趙煦很明白,每逢朝堂起了大動蕩,真正獲利的,并非是朝庭和忠臣良將,而是那些見縫插針的小人。

        想一想當年,那師從于王安石先生的呂惠卿,在王安石得勢之時,鞍前馬后,仿佛他是最忠心誠孝的好弟子。

        可是當安石先生退下來,將重望寄于其身之后,呂惠卿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百般打壓安石先生,那副丑陋的嘴臉,實在是讓人生厭。

        之前,同樣在陜西路的呂惠卿多次上書希望能夠將其安排到更鄰近邊塞的地區為國效命,但是,這些奏折多是被舊黨大佬們按下。

        哪怕是還有一些傳到了趙煦的御案上,知其為人秉性的趙煦,同樣也毫不理會。這樣忘恩負義之人,若重用之,那自己可就越的是太愚蠢了。

        所以,趙煦雖然憤恨于朱光庭在陜西邊路的諸多行為,但是,為了朝政大局,決定低調處理此事。

        而且也幸好,那些密折,皆是經蘇東坡之后,然后徑直遞入大內,中間無人知曉,而且蘇學士等一干陜西路官員也似乎深覺此事丟臉,未與旁人言及。

        這也算是替朝庭保留了顏面,畢竟,若是此事傳揚出去,威望受損的不僅僅是朱光庭和舊黨集團,更會連帶自己這位委任朱光庭的大宋天子也會顏面受損。

        這個后果,就算是趙煦,也不想去承受,所以哪怕是對朱光庭恨之入骨,也要壓抑自己的情緒,而使用一種更加溫和的舉動來了結此事。

        趕到了皇后處,先是探望了那雙正在午睡的兒女,這才拉著心愛的皇后孟氏,聊及了今日朝堂上的經過。

        “恭喜陛下,至少那朱大臣這個時候總算是番然悔悟,能夠讓此事按照陛下您的意愿而行。

        如此一來,的確是少了許多的是是非非,亦避免了朝中生亂,這可是一個大好的消息,為何陛下您卻還愁眉不展呢?”

        “此事,還得再拖上幾日,畢竟按著慣例,臣子請辭,天子不可當場恩準,需要如此來回三次方可,若是這中間生出什么變故的話……”趙煦有些無可奈何地解釋道。


    手機用戶請訪問【m.aishula.com】,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進入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吉林省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