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19樓書包網 >>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 526章 抵達黃河源頭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526章 抵達黃河源頭
        在這片區域,汽車難以通行,科考隊的交通工具是馬和牦牛。

        馬相當于“乘用車”,牦牛是“貨車”。

        這幾十頭牦牛來自不同的家族,它們相互之間并不熟悉,在鄉領導的安排下這些牦牛臨時組成了一支運輸隊。

        受驚后的牦牛野性大發,它們以家族為戰斗單位打起了群架。

        咔咔!

        這是牛角對撞牛角的聲音,響徹高原。

        沈奇、許洲等來自首都低海拔地區的科學工作者沒見過牦牛群大亂斗的混亂場面,一時手足無措。

        牦牛是無可取代的高原運輸工具,如果因為打架死了傷了幾頭牦牛,將對中國科考工作造成難以挽回的巨大損失。

        就在這危急時刻,只聽一聲清嘯,一位騎手殺了出來。

        這位騎手威武雄壯,他頭頂氈帽,身披皮襖,肩挎獵槍,手中皮鞭,一副藏族獵人的打扮。

        啪啪!

        騎手甩鞭擊地,又吹了幾聲很有節奏感的口哨。

        “啊喲嘿嚯!”騎手圍著牦牛群轉圈,發出某種帶有儀式感的吆喝。

        一物降一物。

        騎手這么一套連招下來,牦牛們安靜了,混亂局勢得以控制。

        沈奇與許洲會師,這支科考隊以燕大人員為主,地大也派出了相關專業的科考人員。

        英勇馴服牦牛的藏族小伙子叫阿旺,他是鄂陵湖-扎陵湖保護區的管理員,也是這支科考隊的向導。

        “阿旺兄弟,好身手。”沈奇對藏族向導贊不絕口,并請教馴服牦牛的技巧。

        阿旺傳授沈奇馴牛鞭法及相關口訣,沈奇默記心中。

        科考隊騎馬趕牛一路西行,天色已晚便搭起帳篷過夜休息。

        燕大和地大的聯合科考團隊是帶著任務來的,各專業的科學家們圍著篝火夜談,高原上的星空無比璀璨。

        這群科學家們一致認為,全球氣候變暖對于干旱缺水的中國西北地區來說是雪上加霜。

        而人類對生態環境施加的不合理干預,則是近幾十年來三江源地區環境急劇惡化的重要原因。

        “人禍,需要政府方面加強管理。而天災,需要我們這些做學問的人共同努力。”沈奇取牦牛糞放進篝火堆,在這里最好用的能源就是牦牛糞。

        “是啊,再不下決心改善生態環境,人類就完蛋了。”許洲裹緊襖子,現在是七月份盛夏,但高原的夜晚異常寒冷。

        首都來的科學家們烤火談科學,阿旺聽不太懂專業知識,他扛著獵槍巡邏,既當向導又做保鏢。

        “阿旺兄弟,過來坐坐吧。”沈奇朝阿旺揮揮手。

        阿旺走到篝火邊,顯的有些拘束,這群人里就他文化程度最低。

        “阿旺兄弟,你對高原最熟悉,給我們講講這里的故事吧。”沈奇說到。

        “挖金子,挖蟲草,把我們挖富了,也挖窮了。”阿旺操著半生不熟的漢語,用樸實的語言講述三江源的往事,瑪多縣一位漢族干部做補充。

        三江源地區盛產黃金和蟲草,這兩項珍貴資源既給三江源地區帶來了財富,也對這里的生態環境造成了巨大破壞。

        在馬步芳統治時期,這里便開始有規模的開采金礦。

        雖然當時的生產力極其低下,但每年納入馬步芳私人金庫的黃金卻在4萬兩以上。

        馬步芳的淘金部隊曾在瑪多縣挖出一塊重達23公斤的巨型金塊,馬步芳喜出望外,以為天降祥瑞,立即命人趕制一個十分精致的大鏡框,陳放金塊。

        此金塊造型奇特,猶如一只猛犬哮天,燦燦金光耀眼奪目,見者無不嘆為觀止。

        馬步芳出逃時究竟帶走了多少黃金,至今還是一個謎。

        聽說馬步芳流亡時,由于攜帶黃金太多間接把飛機壓趴窩了,不得不臨時更換出逃方案。

        “金子挖太多,不好,破壞環境,水變黃了,沙子多。”阿旺用他的樸素言辭,表達了保護三江源環境的強烈意愿。

        “馬步芳那個時期基本上是破壞性開采,開采了這么多年,可見這里的黃金儲量極其驚人。然而,我們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瑪多縣干部搖頭嘆息。

        和挖黃金相比,非專業人士挖蟲草對三江源地區造成的傷害更深。

        90年代大量外來人員涌入三江源,他們沒有識別蟲草和挖蟲草的經驗,采取翻地的方式尋找蟲草,往往忙活好幾天,一根蟲草沒找到,但優良的草場被他們翻了一片。

        外來人員挖完蟲草拍屁股走人,本地原住民無處可去,種種惡果由當地居民和干部來承擔。

        黃河源頭流域的植被遭到嚴重破壞,形成了大面積的沙地,這對中下游地區也造成了影響。近年來山體滑坡、泥石流層出不窮,國家每年在搶險救災上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是天文數字。

        所以阿旺不放羊了,他意識到只有保護好家鄉的環境,他們才能生存下去。

        天亮之后,科考隊繼續趕路。

        深入黃河源頭自然保護區,濕地沼澤越來越多。

        在不大的面積里,星羅棋布密集著無數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水泊和海子,其中大的有幾千平方米,小的只有幾平方米。

        水泊和海子在夏日的陽光下宛若一面面鏡子鑲嵌在翡翠般的玉盤上,它們連接在一起如孔雀開屏,歷史上的藏族同胞稱這一段黃河為孔雀河。

        “不幸中的萬幸,源頭附近的生態環境保持著不錯的狀態。”科考隊停下前進步伐,采集此地的氣候、水文、地質等各方面的科學數據。

        忽然天空中響起清脆的啼鳴,眾人抬頭觀望,皆感興奮:“看,黑頸鶴!”

        空中盤旋一群大鳥,白翼黑頸,特別美麗。

        阿旺一見此鳥納頭便拜,口中喃喃有此,念的是經文。

        藏族人民信奉佛教,對黑頸鶴十分喜愛,稱之為“仙鶴”、“神鳥”、“吉祥鳥”。

        黑頸鶴是頻危物種,科考隊能在這里遇見野生的黑頸鶴群,大家覺得這是祥瑞的象征。

        沈奇拿起相機對著天空咔咔拍攝,他自帶了一部高性能相機,拍下了這群野生黑頸鶴。

        就憑這些野生黑頸鶴的照片,加上簡單的文字描述,回到首都稍作整理,就能形成一篇動物學論文快報。


    手機用戶請訪問【m.aishula.com】,否則會出現無法訪問的情況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進入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吉林省11选5